• <input id="8qagw"><blockquote id="8qagw"></blockquote></input>
  • 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分站導航:安全周刊 數字報 河工書畫網 河北勞模網

    您的位置:首頁 > 維權 >正文

    家政服務員討要工資為何被法院駁回

    發布時間:2022-03-28 04:39:00 來源:河北工人報字號:[大]  [中]  [小][打印本頁]

      2020年7月29日,家政服務員劉某與客戶吳某簽訂《家政服務協議書》,對被護理人,即吳某的母親實行照料。雙方就服務的內容、工資待遇、休假時間等作出了約定。劉某從2020年8月1日至2020年11月11日,在吳某家共服務3個月零11天,吳某支付了前兩個月工資。自2020年10月1日至2020年11月1日,共計41天、4192元工資,吳某沒有支付。

      2020年10月8日,劉某在吳某處從事家政服務期間,吳某的母親因摔傷被送至醫院進行手術治療,于同年11月2日出院。出院后,吳某母親繼續由劉某護理,雙方約定月工資由3000元漲至3800元。出院一周后,吳某家人發現其母親身體及精神狀態不佳,隨即查看家中監控攝像設備,發現自2020年11月4日至9日期間,劉某數次辱罵被護理老人,吳某便解除與劉某的家政服務協議,并拒絕支付其剩余尚未支付的費用。

      原告劉某向東光縣人民法院起訴,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吳某支付其41天的工資4192元。

      ■一審:未能盡職盡責履約 雇主有權拒付報酬

      一審法院認為,雙方簽訂《家政服務協議書》,據此合同成立雇主與家政服務員之間的家政服務合同關系。一審法院闡明,“敬業”與“友善”不僅是公民的基本道德規范,更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基本理念在個人行為層面的凝練。作為家政服務員的劉某,應對被護理老人盡到謹慎、耐心的照料義務,對被護理老人做到和藹親切、關心體貼,這不僅是家政服務人員的基本道德要求,也符合雇主對家政服務人員從業要求的基本期待,均應屬于家政服務合同履行的當然性約定。本案中,劉某當庭認可被護理老人在其護理期間不慎摔倒并入院治療,劉某主張老人摔倒時,家中同時有老人的其他親人在場的解釋,不足以減輕劉某的照料義務責任,且未提供相關證據支持。

      另一方面,根據吳某提供的監控視頻證實,自老人出院歸家后,吳某時常對被護理老人進行辱罵,導致老人身體、精神狀態不佳。一審法院認為,劉某的以上行為表現均屬失職,其履約行為違背了吳某與之建立家政服務合同關系的根本目的,導致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依據本案事實,劉某出現失職履約行為,吳某有權解除合同。因劉某未能盡職盡責完成工作任務,履約行為不符合約定,未能全面履行合同義務,依據公平原則,吳某作為雇主有權拒絕支付剩余報酬。

      河北省東光縣人民法院作出(2021)冀0923民初197號民事判決書。一審判決:駁回原告劉某的訴訟請求。

      ■二審:

      不能否認摔傷和辱罵 承擔舉證不能敗訴后果

      上訴人劉某不服一審判決,向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劉某上訴主要稱 :吳某母親系小腦萎縮,自控力差,劉某和她說話有時候聲音大才能讓她聽到或者聽懂,不存在打罵不喂飯的事實。吳某母親在家中摔傷時,家中還有吳某的妹妹和女兒,當時劉某在為老人和其他人洗衣服,其母親摔傷屬于意外事件。所欠的工資4192元是劉某在醫院伺候吳某母親住院期間的陪護費用,這個工資遠遠低于醫院同行業工資標準。在醫院病房內有其他病人,劉某不可能在醫院內打罵老人。

      吳某答辯稱,2020年8月初,其在某中介找的劉某。10月8日,母親就摔癱了。劉某說的完全是無稽之談。雇劉某就是為了看著母親的,但是母親卻被摔壞了,住院一個多月,僅手術費就花費了47879.85元。11月2日,老人出院后,劉某提出漲工資,雙方約定月工資由3000元漲至3800元。老人出院4天后,母親的姐姐在看望老人時,發現其精神呆滯、見人就害怕,且胳膊上有青一塊紫一塊的痕跡。當時,人們并沒有想到是劉某的事。老人出院前,吳某的妹妹在屋里安裝了攝像頭。吳某妹妹回到北京后,用手機查看攝像頭拍攝的監控錄像發現,從出院到11月11日之間,劉某辱罵、毆打老人,不給老人飯吃,已喪失基本道德底線,遂立即報了案。吳某大哥本想追究劉某的刑事責任,但考慮到其家庭實際情況,且劉某也承認事實并寫了悔過書,就沒有追究。

      二審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一致。二審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在作出判決前,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钡谝话倭阄鍡l規定:“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觀地審核證據,依照法律規定,運用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對證據有無證明力和證明力的大小進行判斷,并公開判斷的理由和結果?!币粚彿ㄔ喊凑辗ǘǔ绦?,對當事人雙方提供的證據全面、客觀地進行了審核。針對劉某上訴請求中爭議的事實,一審法院已依照法律規定公開了判斷的理由和結果。一審法院的判斷符合法律規定,二審法院予以支持。一審訴訟過程中,劉某認可被護理老人在其護理期間不慎摔倒并入院治療。劉某主張老人摔倒時,家中同時有老人其他親人在場的解釋,不足以減輕劉某的照料義務責任,且未提供相關證據支持。另一方面,根據吳某提供的監控視頻證實,自老人出院歸家后,劉某時常對被護理老人進行辱罵,導致老人身體、精神狀態不佳。一審法院據此認定劉某未能盡職盡責完成工作任務,吳某作為雇主有權拒絕支付剩余報酬,并無不當。二審訴訟過程中,劉某未就該爭議的事實提交新的證據材料,據此,法院對該項事實提起的上訴主張不予支持。

      2021年6月21日,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21)冀09民終4099號民事判決書。二審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報記者賀耀弘

      

    1
    編輯:李飛  責任編輯:王紅潤  審核:王書軍